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文化专题 >> 茶与文化 >> 内容

[问茶常熟]虞山茶不语,琴川弦有声

时间:2011-1-19 19:10:18 点击:4746

  核心提示:虞山茶不语,琴川弦有声文/图_大茶 从虞山东麓上山,经辛峰,穿越巍峨的“虞山门”,抵达茶园。虽是冬季,可茶叶青葱依然,更有茶花幽芬轻逸,令人陶醉。唐代,常熟乡邑常达诗曰:“啜茶思好水,对月数诸峰。”明黄叔扬诗云:“仆子扣钟迎上客,诗僧分茗话玄机。”而虞山茶最佳出处,无疑是剑门绝顶。浮想间,已到维摩。...

虞山茶不语,琴川弦有声
文/图_大茶

   从虞山东麓上山,经辛峰,穿越巍峨的“虞山门”,抵达茶园。虽是冬季,可茶叶青葱依然,更有茶花幽芬轻逸,令人陶醉。

   唐代,常熟乡邑常达诗曰:“啜茶思好水,对月数诸峰。”明黄叔扬诗云:“仆子扣钟迎上客,诗僧分茗话玄机。”而虞山茶最佳出处,无疑是剑门绝顶。浮想间,已到维摩。小径斜指,路口有石,镌刻着“小香雪”字样,原来右边是梅林。时令尚早,梅萼还在孕育中,但似已有清韵几分。思想霏雪飘舞,梅花傲霜独放,寻幽于此,重温清才女屈宛仙“手欲拈毫先熨火,鬟供煮茗预敲冰”之茶境,岂不快哉?


    续行数十步,到了地处石屋涧的维摩山庄,这里是古维摩寺遗址,原名石屋维摩庵。山庄黛瓦白墙,蔓草芊芊,颇显陈旧。


    跨越盈尺高的门槛,进入院内,但见木樨成林,右侧有一院落,尤为幽静,为“望海楼茶室”,据说楼内有一代红颜柳如是撰写的楹联,可惜大门紧闭,无缘得见。再往前,为露天茶肆,穿堂过室,最里面是一老屋,斑驳的门楣上,有一行隶字“剑门茶艺展示馆”,左右分悬“泉从石出情宜冽,茶自峰生味更圆”茶联。但馆内光线昏暗,似乎很久没有活动的迹象了,看来绿茶茶艺,尤其是地方茶艺要形成一定气候并不容易。


    转身,又至隔壁厢房,发现院外古木参天,墙脚方岩垒块,墙面窗洞状如单室、二室的茶果,独具匠心,阳光洞射而出。这一刻,油然而生幽古之思,联想到唐人常建名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即典出虞山,可谓韵事。西侧有小天井,一树腊梅傍墙而出,正应了“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诗境。


    揽胜半日,早已渴思茗饮,于是,移步露天平台吃茶。无意中观看价目表,一惊,茶品有剑门奇茗、虞山绿茶等七款,最贵者竟然要80元/杯,真奇货可居也!心想,前年品试过剑门太白茶,还是选一份便宜的吧。卖茶的老伯似乎看出了笔者的犹豫,主动说:“二茗价格最低,原价15,收10元。”本来,茶品的无非是心情。当即应允,取了玻璃杯和热水瓶,找了张旧桌子,放了大半泡茶叶,留下权作茶样,倾入开水,一杯自劝,悠哉起来。想起先前拟拍摄茶单,唬得掌柜连连摇手道:“别拍,别拍,拍了写出来可不好。”不禁莞尔。


    剑门二茗,想来是复采的夏茶,观干茶,系边角料拼配而成,入口小苦青涩,好在水不错,也算是“村茶胜酒”。听闻虞山有雪井、舜过、天龙、玉蟹、露珠洌泉,维摩有钵盂、葫芦名泉,不知瀹茶之水是否出自其中呢?


    此时,一缕光照映射于杯,茶心亦清隽。难怪常熟先贤留下了诸如“澹无语,任鼎沸茶声”、“看碑思往哲,啜茗涤尘心”、“把酒看云,烹茶燃竹”、“容我结趺松屋绿,倩人啜茗竹炉红”和“擎椀霄汉间,茗馨得微醉”等诗句。


    不远处,有一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猫咪倒是宠辱不惊,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往来的茶客,大有“薄酒清茶我惯尝”之从容神情,妙哉。

    喝完茶,继续茶之旅,北端就是维摩剑门绿茶有限公司,牌楼上的字甚为有趣:“岭上芬芳”。走进大门,左边高踞天台的是“剑茗飘香茶楼”,门前一株腊梅姣妍绽放,一位小妹在招呼着顾客,步入店堂一看,出售的正是厂内商品茶。询问茶价,剑茗顶级3克装需30元/泡,引种自安吉白叶一号的“白茶”略低些。服务员小妹蛮实在,建议笔者去厂里购买散茶,无奈周六直销部没人上班,只好作罢。


    厂区内有一块绿地,中间竖了一块镌有“御茶”的巨石,宣传栏内也引用了宋徽宗《大观茶论》白茶章节,以昭示虞山太白茶之珍罕名贵。


    工厂正对门的山岭上,亦是一片片茶园,茶树在夕阳的沐浴下,披沥出点点碎金,不由忆起清毛晋的《虞山绝顶茶》:“从来尘外物,每向静中生。味胜真堪惜,风高莫敢名。睡魔偏合破,羽翼自然成。七碗香盈颊,应知减酒情。”


    天色渐暗,暮霭沉沉。山道旁,余晖透过丛林悄然洒落,置身虞山之巅,未能俯瞰山下风光,心有不甘。踯躅前行,终于觅到开阔所在,可一览南麓美景。此刻,恰逢一轮红日西坠,不经意间,一棵古树的枝干被落日“销熔”,远处水面,还“烙”下一团火红的光晕。“雁摇枯苇杆杆白,鹜映残霞片片红。”这便常熟有名的尚湖,亦称西湖、照山湖。湖中还分布着鸣噙、桃花、荷香、枫林和钓鱼渚等洲岛。


    抚今思昔,焦尾琴、焦尾溪、焦尾泉和昭明读书台恍在眼前,海虞胜景仿佛严天池演绎的琴境,萦绕心间。想起明吴讷的“每得琴中趣,不暇丝桐传。此意常自知,脉脉无与言。”清周燨的“冷冷只此存,清听销尘俗。”但觉琴茶一韵,清微澹远。这真是:琴川无弦似有弦,心音无声胜有声。

    原载《海峡茶道》(2009年2月)

作者:大茶 录入:大茶 
  • 江苏省茶文化网(www.jstea.org)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江苏省茶文化学会 苏ICP备11028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