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文化专题 >> 茶具茶艺 >> 内容

梅调鼎玉成窑

时间:2012-2-29 13:40:27 点击:4324

  核心提示:/* Font Definitions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panose-1:2 1 6 0 3 1 1 1 1 1; mso-font-alt:SimSun; mso-font-charset:134; mso-generic-font-family:au...

             

历史探源

    字以壶传,壶随字贵,历代文人在紫砂器上的铭刻和装饰,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成了当今的传世珍品,具有很高的研究和收藏价值。

    明之前的紫砂器基本是作为煎茶煮水的日用器具。随着以欧阳修、苏东坡、梅尧臣、文徵明、徐渭、陈继儒、王时敏、王鉴等为代表的历代文人对紫砂的钟情和关切,原本只是泡茶器具的紫砂壶,逐渐融入了更多的文化内涵。尤其是清代“西泠八家”之一的著名金石书画篆刻家陈曼生亲身介入紫砂,以文人特有的审美取向,将“儒、道、释”精神与精湛的制壶技艺有机结合,使诗词的意境,书法的飘逸,绘画的空灵,金石的质朴,有机而生动地融入紫砂茗器中,创造性地制出了文人紫砂艺术珍品———“曼生十八式学士壶”,完成了紫砂壶由一般工艺品到艺术品的转变。

    梅调鼎玉成窑紫砂名壶就是中国紫砂艺术品中的杰出代表之一。

    梅调鼎玉成窑窑址在今浙江宁波慈城,该窑烧制时间大约为清同治至光绪年间。其创始人就是被日本书坛誉为“清代王羲之”的宁波籍书法大家梅调鼎。梅调鼎(1839-1906)号赧翁,字友竹,今浙江宁波慈城人,书法二王,诣臻神妙。 清代同治、光绪皇帝的老师、大学士翁同龢对其高度评价:“三百年来所无,惜乎布衣,致声名寂寥。” 当代书法泰斗沙孟海的评语:“不但当时没有人和他抗衡,怕清代二百六十年中也没有这样高逸的作品。”

    梅调鼎书法能圆能断,圆断结合,结体典雅,风神秀逸,在继承中创新,这大概是梅派书法的最大特征。梅调鼎书法所以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完全是他一生勤学苦练,惨淡经营中来。叶伯允在《赧翁小传》中云:“翁平居闭户,日以大笔悬腕作小楷书百字,故所所书无不宛转如意。”他长年累月闭门练字,雪飞冰封时,常把双手插进雪堆,待双手冻僵,然后奋笔练字,直到双手出汗为止。正如他自己所说:“朝夕磨砺不离手,夏练三伏冬练九。”数十年如一日,心不厌精,手不忘熟,以此为乐,终成人家。书法之外,梅调鼎还擅长作诗,并且人品卓然,所以《赧翁子传》总结说:翁非仅以书法擅长也,人品卓然,逸民之列。其读经亦精审绝伦,凡六经之奇词奥句,经赧翁曼声讽诵,怡然理顺。翁又能诗,喜为质直朴塞文言。此其余事,及见掩于书名不著也。”

    梅调鼎晚年出于文人爱好又喜品茗更爱紫砂壶,在沪甬两地的名门资助下,在今宁波慈城创办了梅调鼎玉成窑,还聘请慈城篆刻家丁山农、宜兴制壶名家何心舟、王东石等制壶,同时也有任伯年、胡公寿等一些文化名人参与其中。梅调鼎玉成窑都是文人之间相互馈赠把玩且传世不多,作品除了紫砂壶,紫砂花瓶、花盆外,也有紫砂笔筒、水盂、笔洗等文房四宝。创作精良,多有落款。除常有文坛名人为其紫砂器题字作画,自己对于紫砂名器的制作及题铭,也倾注了极大的兴趣,他一生为各种式样的紫砂器制铭不下百余种,并皆一一为之亲自题写,然后再由名家陈山农等刻在紫砂器上,他那超妙入神的书法和短小隽永的壶铭,使人们在品尝名茶的同时妙趣横生,使得“梅调鼎玉成窑”的制品出世不久便风雅度极高。他还经常与制壶名家们一起制作精品,从而使得“梅调鼎玉成窑”的紫砂壶,更是达到了技艺和文化的同步精良。当年杨守敬(晚清历史地理学家、目录版本学家。在1880年至1884年时,曾作为清政府驻日公使的随员驻留日本四年,因把中国书坛的尚碑之风带到了日本,并冠为日本书道的现代之父),归国后晚年留居上海之时,每当有中日文人沪上会茗,他便不免赞叹梅调鼎的高品书风和紫砂名器。日本又是个茶道之国,故梅调鼎的紫砂壶,在日本很快就有了盛名。这应该是梅调鼎最大的幸运了,通过一个杨守敬,竟让他在日本书法和壶艺双双成名。

    “壶以字贵,字随壶传”。一语便深刻道出了“壶”与“字”的关系,陶刻与紫砂,墨海壶天,相得益彰。

    “玉成”系敬辞,意为成全,用作紫砂窑名,寓意紫砂壶身价不凡,可与美玉媲美。梅调鼎玉成窑出品的紫砂作品,制作精良,品位甚高,均为精品。

    紫砂界曾有这样的评价:“千年紫砂,绵延至今;雅俗共赏,文化先行;前有陈曼生,后有梅调鼎。”尤其是他题铭的多把紫砂壶,被收藏界视为珍宝,在中国紫砂壶发展史上占有特殊地位。

近些年来,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社会更加和谐,紫砂文化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静下心来,寄情紫砂,把玩文化,已经成为现代文人雅士的一种时尚和风韵。

    人生如一壶白水,一杯清茶。在如水如茶的人生里,我们能悟出什么呢?

    某个闲适的午后,随情所至,空气里迷漫着阳光的味道,壁上挂有苍劲飘逸的书法,手捧一壶清茶,继而在肺腑间回旋… …百样的琐事也随着氤氲的茶香而飘散。

    心就这样沉下来… …定下来… …而我们的生活也随着紫砂名壶而慢了下来…

    同时,国家致力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挖掘、保护和发展,给紫砂艺术的发展创造了无限生机,紫砂黄金时代已经到来。

 

传世精品

    梅调鼎玉成窑曾经出品的代表作有汉铎壶、柱础壶、瓜娄壶、秦权壶、博浪锥壶,均造型独特,尤其是铭文书法精妙入神,独具匠心,体现出高深的文化底蕴。

    先看汉铎壶的铭文:以汉之铎,为今之壶;土既代金,茶当呼荼。铎是一种形如甬钟的大铃,腔内有舌,可摇击发声。舌有铜、木两种,称金铎、木铎。除作为乐器外,还有两大作用,古籍有“文事奋木铎,武事奋金铎”之说,木铎用于和平时期的文化宣传,金铎则用于战时军事召集或战场上鸣金收兵。汉铎即汉朝之铎。第一句是说壶型来源汉铎。第二句“土既代金”点出了紫砂壶虽是陶土制作,但价比黄金。清人汪文柏赠紫砂壶名家陈鸣远的《陶器行》诗曰:“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茶当呼荼”说的是唐代之前两字同用的典故。这一铭文琅琅上口,意境深远,机巧中不失幽默。汉铎壶为现代著名书画家、收藏家唐云所藏时,已失壶盖,他请当代紫砂壶大师顾景舟重新配了壶盖。

               

    “月晕而风,础润而雨”,是一句关于气象的谚语。旧时老房子屋柱下面均有石质柱础,如柱础湿润冒汗,说明天气将会由晴转雨。 梅调鼎与王东石合作的柱础壶的铭文点出了这一自然现象:久晴何日雨,问我我不语。请君一杯茶,柱础看君家。用注茶壶润比喻础润而雨堪称巧妙。现由现代著名书画家、收藏家唐云收藏。

            

    瓜娄壶的铭文富有浓浓的生活气息:生于棚,可以羹。制为壶,饮者卢。瓜娄系一种葫芦科圆形瓜类,除瓜可供食用外,瓜子及根可药用,有宽胸润肺、化痰清热的作用。“卢”即写出《七碗茶歌》、誉为“茶仙”的卢仝,寓意饮者都可成为卢仝那样的茶仙。现由现代著名书画家、收藏家唐云收藏。

               

    秦权壶形似秤砣,寓意秦始皇统一度量衡时所用秤之权。铭文为:载船春茗桃源卖,自有人家带秤来。“权”为衡器,桃源卖茶,以壶为秤,堪称奇思妙想。小小茶壶,两句铭文,营造出一种至精至美的文化氛围。这种自然流露出、充满让人想象的意境和妙趣,透露出生活的智慧和幽默,散发出传统文化的特有魅力,生活情趣跃然壶上。

              

    最有意义的当数博浪锥壶的铭文:博浪锥,铁为之,沙抟之。彼一时,此一时。该壶的创意和造型源于历史事件张良刺秦王。博浪锥原为一种特制铁器,当年张良遣力士在博浪沙刺杀秦始皇,惜未击中。铭文的意思是当年铁制的博浪锥用于刺杀秦始皇,如今紫砂博浪锥壶则用来鉴赏品茗,可谓彼一时、此一时也。此铭还有更深的含义:该壶制于清末,时外敌入侵,满清王朝对外软弱,割地赔款丧权辱国,对内腐败民不聊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作者托物寄情,体现了既忧国忧民又无力救国的无奈情怀。酌文撰句到这个份上,足见他的独特匠心与深厚功底。博浪锥壶原为唐云所藏,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作者:不详 录入:强大张 
  • 江苏省茶文化网(www.jstea.org)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江苏省茶文化学会 苏ICP备11028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