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文化专题 >> 茶叶生产 >> 内容

明前龙井价格大跳水之真相探访

时间:2013-4-6 10:09:11 点击:1474

  核心提示:今年头茬龙井每斤8300元至8800元之间 去年18万一斤的“天价龙井”成为一去不复返的神话—  清明时节,新茶上市。一直被称为高端茶叶风向标的明前西湖龙井价格大幅跳水,备受关注的头茬茶价格更是在连续十年的高速上涨后,首度回落。  除了价格下降外,各界有关明前龙井的炒作在今年也收敛了不少,往年备受关...
    今年头茬龙井每斤8300元至8800元之间 去年18万一斤的“天价龙井”成为一去不复返的神话—

  清明时节,新茶上市。一直被称为高端茶叶风向标的明前西湖龙井价格大幅跳水,备受关注的头茬茶价格更是在连续十年的高速上涨后,首度回落。

  除了价格下降外,各界有关明前龙井的炒作在今年也收敛了不少,往年备受关注的茶王拍卖会今年宣布取消,这让去年18万一斤的“天价龙井”从此成为一去不复返的神话。采访中,龙井村的茶农纷纷表示,“炒作让我们很受伤,看上去价格是炒上去了,但西湖龙井却因此而变得鱼龙混杂,久而久之人们对西湖龙井失去信任。理性的回归对龙井来说是件好事。”

  茶农故事

  茶农盼望

  龙井价格回归理性

  龙井村183号的汪英男家在十里锒铛的山脚下。记者经过她家时,她正用炒茶机烘干新采茶叶的水分,“这是第一道工序,之后还要用手工再翻炒。”从小在龙井村长大的汪英男说自己小时候就跟着父母种茶采茶炒茶卖茶,现在已经60多岁的汪英男说自己吃了大半辈子茶叶饭。“从一个采茶姑娘变成了采茶大妈。”汪英男的性格跟她的名字很像,带着点豪爽。

  她向记者展示正在炒的新茶,“这是从我家的老茶园摘下来的,你看,基本都是两片叶子包一个芯儿,大小都差不多,这是上好的龙井。”她关掉机器请记者去院子里坐着喝上一杯,“这样的茶叶在茶馆里要卖50元一杯,你尝尝,不买没关系。”

  经过第一道工序翻炒的新茶被汪英男倒进了手工炒茶的锅里,她一边炒茶一边回答记者的问题,但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茶叶。“这是一道技术活儿,火候大了小了都不行。炒出来的茶叶不好喝。”汪英男说自己特别喜欢自家的茶园,也倾注了大量心血,从施肥开始到收获,整个过程,“除了采茶工是我雇来的,其他所有环节我都亲自上手。我对茶叶有感情啊。”

  她告诉记者,大约4斤半左右的鲜茶叶能炒出一斤茶叶来。家里雇的8个采茶工一天每人也就摘4斤半左右的鲜茶叶。家里2亩茶园明前新茶也就能产出不到200斤的茶叶。“第一茬的茶叶去年卖到2800-3000元一斤,今年我卖的是1800-2000一斤。”

  对自己的茶叶特别有信心的汪英男说,真不想贱卖这些茶叶。“但是没办法呀,媒体不都在说价格下降吗,所以每当老顾客来电话要买今年的茶叶时,我都告诉他们今年价格便宜了,”她说,“我不愿意人家认为汪阿姨不厚道。”

  因为自家并没有在山下公路两旁,所以汪英男并没有像公路两旁的农户那样沿街叫卖自己的茶叶。“但是茶香不怕巷子深。”汪英男拿出一沓快递单给记者看,“买我家茶叶的都是多年的老顾客,我每年都给他们寄茶叶。因为这些老顾客,我今年的茶叶走得还可以,但是价格真是降了不少。”她告诉记者,自家的情况并没有像报纸上说的那么惨淡,买茶的多是自己喝的人,“反正我家的茶叶就这么多,需求有,也不至于全都积压在家里。”

  采访中,有个从苏州来的茶客来买茶,他拿出自己三年前买的龙井茶给汪英男看,这些老茶叶虽然因为陈年的原因颜色发黑,但能看出纯手工制作的工艺,汪英男说,现在很少有人这么加工茶叶了,基本上第一遍都是由机器炒出来的。

  山脚下李大爷家的情况就没有汪大妈家好了。他说,从春天开始让自己发愁的事情就没断过,先是天气热得早,还没怎么准备好,老茶树提前半个月就抽新芽了,之后冷空气和雨天频繁来袭。“以前,大家都争着哪家先出第一锅新茶,以求卖个高价。今年,家家都在慌恐自家茶树过早抽芽,一冒头就被冷空气打蔫了。”他告诉记者,产自同一片茶园里的茶叶,这个时段的,往年每斤售价都在3000元以上,今年能有个1800元就得赶紧出手。

  茶叶的质量让李大爷一直忐忑,之后发生的价格跳水更是令其一筹莫展。和汪大妈不一样的是,他家的茶叶每年接到的都是公家单位订单,“这本来让邻居们羡慕的事情今年却变得糟糕起来。”他告诉记者,有70%的客户来电话说今年不要茶叶或者少要茶叶了。“听说是单位的接待费用砍了不少,没有这笔开支了。”

  他掰着手指头跟记者算自己的开销,10个采茶工一天工钱900元,吃的和路费全包,“得给工人吃好,得让她们把茶叶采好啊。如果茶叶卖不出去,卖不上价钱,自己就赔钱了。真是发愁。”

  针对记者就天价茶18万一斤的提问,汪大妈和李大爷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龙井的名声都是被这些人炒作坏了。“你说这茶叶再怎么金贵也卖不出黄金的价格吧,这么恶炒造成了喝的人不买,买的人不喝,成了高档礼品。来我们这里买茶的人,你便宜点吧,他觉得你用次茶在骗他,贵了又买不起。弄得我们这些茶农十分难做。”

  现场直击

  价格跳水 茶叶积压 茶农发愁

  穿过龙井村的石头牌坊就进入了龙井村的地界。临街的农户无一例外地向记者吆喝着进来品尝自家新炒出来的明前新茶。“真正新出锅的龙井!”一位大姐拿着扁平的茶叶筐请记者试探茶叶的温度,微热的茶叶散发出淡淡清香,“你买点吧。这茶叶早晨刚摘下来,全新加工出来的,绝对保真的明前西湖龙井。”

  每家每户的墙上都挂着同样的书法字——“龙井问茶”。“这是我们欢迎远方客人品茶的意思。”80岁的张大妈坐在自家屋前对记者说,“不买也欢迎你品尝”。在她身后,娴熟的炒茶工正用手一遍遍地翻炒着炒茶锅里的新茶。说话间,新沏好的茶叶被端了上来,张大妈告诉记者,“这是1000元一斤的茶叶,便宜的也有。你可以买一点,今年价格便宜了。”她说,这样的茶叶去年得卖到1800元一斤。“今年买非常划算”。

  再穿过一个写着“十里锒铛”的牌坊向上望去,满山的龙井茶园呈现在眼前。这是龙井村最有名的狮峰山,山上的茶叶算得上龙井村里的上品。茶园里采茶工戴着草帽,背着茶篓忙碌地采摘茶叶。四个来自湖州的采茶大妈告诉记者,“我们是一个村的,每年都来帮东家采茶叶,已经采了20多年了,从采摘开始到清明节大约20多天吃住都在东家家里。”她们告诉记者,自己的工钱从最初十多年前的每天12元已经涨到了去年的每天80元,“不知道今年会是多少钱?每年都是临走时结算,听说今年茶叶卖不上价格,工钱可能会受影响吧。”

  在龙井村记者看到,陆续有从外地开车来买茶叶的人或游客。一位来自江苏的张先生对记者说,“每年我都会来龙井村在固定的茶农家买茶叶,这些茶叶大部分都用来送礼。”他表示,受今年大环境的影响,以前每年都买个20来斤,今年也就要个10斤左右吧。他说,自己今年用1500元每斤的价格就买到了和去年2500元一斤一样的品质。“本来我也没想还价的,但茶农开口就是这个价格。”

  “今年的日子真不好过。”卖茶给张先生的种茶户李大爷对记者说,自家的茶叶大多卖给像张先生这样的老客户,他们都是送礼用的,现在大家都买得少了,家里的茶叶已经在石灰缸里堆起来了。“往年都是家中即使有五六两这样的零星散茶也都会被收走,而今年则积压了四五斤明前西湖龙井。”他说,以前都不用让家里人上马路上去吆喝吸引客人,家里光是老顾客上门就能把所有的茶叶都卖完,现在得出去“抢客人”。

  记者在龙井村调查时了解到,头茬西湖龙井43号的收购价格从刚刚开采时的2500元一路下跌,有的茶农现在手中还有没有出手的头茬茶,价格低到1000元也卖。而去年,头茬43号最高叫到了3500元,最低的也要2800元。当地人告诉记者,往年1000余元的价格都得是清明节后才有的甩货价,而在3月28日记者采访时,龙井村里价格最低的新茶为350元每斤。

  茶庄故事

  收购龙井 看客下单

  3月14日,西湖龙井明前头茬茶正式在京销售。因为天气原因,今年头茬茶的到货时间整整早了半个月,价格也出现明显回落。头茬西湖龙井茶的价格在每斤8300元至8800元之间。而去年,这一茶叶在北京的售价达到9880元。

  “每年的清明前后都是绿茶销售的小旺季,特别是明前西湖龙井是主推品种。”北京马连道一家茶叶店的店长张小姐告诉记者,今年该店龙井茶的销售量减少了45%,“以前公款买礼盒茶的客户都不见了。”她说,现在买茶叶的大部分是一些个人,或是企业客户。有媒体报道称,马连道茶叶一条街上大型茶叶企业的高端茶叶销售量骤减40%。

  张小姐告诉记者,政府打击公款消费的影响从去年就开始显现出来了,春节前买高档茶叶礼品盒的客户锐减。“我们老板也提前做了准备,今年清明压根就没有进特别贵的明前龙井。”她说,今年店里最贵的茶叶售价2500元,而去年最贵的明前西湖龙井能卖到每斤5000元。

  北京某家老字号茶庄的销售副总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茶庄对龙井采取的是少买多进的做法,换句话说就是每次收购的数量少,收购的次数增多。“前方和后方密切联系,根据北京市场的销售情况来确定进货量。根据销售量以及客人的订单来进货的做法以前从来没有过。”此前一直在龙井村收茶的这位负责人表示,价格方面,今年是“低收低卖,收的价格低,卖的价格也不高。”

  他已经连续三四年到杭州收购头茬西湖龙井,“以前我们去产地收茶,得有中间人带着,收茶就跟搞‘谍报工作’似的。一家茶农院里往往有几拨人来购茶,卖给谁、卖多少钱,就要看关系了。今年,老乡是把我们‘扣’在院子里。不收他家的茶就不行。”他说,好多茶农表示,收茶客大幅减少,卖茶压力好大。

  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正好赶上西湖龙井的早熟品种43号开采,茶农们虽然一如既往地雇人将茶树上的嫩叶迅速采摘回来加工,但前来收购的人跟往年相比大幅度减少。“我去的时候几乎没怎么见到别的企业或者茶客来收茶。”他表示,这和从前比变化很大,以前需要提前跟茶农打招呼,先是保证自己的量,然后再谈价格,而今年反过来了。

  记者在龙井村了解到,到这里来采购茶叶的大户分两类,一类是茶商,也就是茶叶公司,是茶叶销售的主要渠道,他们会量大面广地向茶农收购;另一类大户多为外地老板,他们直接向茶农买好茶送礼,这些人以山西、北京居多,茶农直接给他们用特快专递的方式发货。

  记者观察

  高档礼品价格

  有望回归理性轨道

  回顾过去10年龙井茶的价格走势,可以看到一根直线上升的曲线。2001年,头茬西湖龙井明前茶,从茶农手里收购来的价格在350-400元/斤,茶叶最终上市的价格为700元/斤;2006年已经涨到3600元/斤,这个价格维持了三年左右;2010年,西湖龙井头茬茶首次破万;2011年,还出现了3万元/斤和4.8万元/斤,甚至5万元/斤的极品西湖龙井。更为夸张的是,去年3月21日,西湖龙井明前头茬茶拍出18万元/斤,而当时黄金的市价为每斤16.8万元。

  和“天价”龙井相比肩的还有13万元的信阳毛尖、22万元的熊猫茶……去年此时媒体用“疯狂的茶叶”、“没有最贵只有更贵”来描述当时的春茶市场。而这一切癫狂的态势因为去年中央的八项规定而在今年戛然而止。

  “西湖龙井茶或将是继茅台、五粮液后,又一个回归理性的消费产品。”一位业内人士指出,每年开春,都是各个单位之间、或是单位内部上下联络感情的时候,送上一盒精装西湖龙井显得既时令又高雅。但高档茶叶本来就是喝的人不买、买的人不喝。现在不让送礼了,自然买的人就少了。他说,目前中央三令五申严控“三公消费”,这是龙井茶叶市场、特别是中高端市场“跳水”的主要原因。

  从这些高档酒、高档茶价格下降和滞销中折射出国家倡导节俭、限制三公经费等行动见了成效。“买的人不喝,喝的人不买”这样畸形的送礼文化导致人们“只买贵的,不买对的”,在这样的心理驱动下,茶叶价格虚高获得了滋生的土壤。国家严控措施的出台将直接让违背价格规律的炒作丧失市场,而价格也将回归到理性的轨道。

作者:北青网 录入:强大张 
  • 江苏省茶文化网(www.jstea.org)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江苏省茶文化学会 苏ICP备110281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