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 码: 保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茶文化专题 >> 茶人茶史 >> 内容

普洱茶传奇

时间:2009-8-27 10:55:07 点击:6576

  核心提示:(一)金国皇帝降旨禁茶大金国泰和五年(公元1205年),章宗皇帝完颜璟(女真名麻达葛)下了道圣旨,敕命七品以上官员方许饮茶品茗,若有七品以下官吏和军民人等擅自享用茶叶,将视情节的轻重予以监禁或流放。章宗自即位后,废除奴隶制,完成封建制的建立。使大金国人口增长,府库充实。章宗是金朝汉文化最高的一位皇帝...

(一)金国皇帝降旨禁茶

    大金国泰和五年(公元1205年),章宗皇帝完颜璟(女真名麻达葛)下了道圣旨,敕命七品以上官员方许饮茶品茗,若有七品以下官吏和军民人等擅自享用茶叶,将视情节的轻重予以监禁或流放。

    章宗自即位后,废除奴隶制,完成封建制的建立。使大金国人口增长,府库充实。章宗是金朝汉文化最高的一位皇帝,诗词创作甚多,又爱好书法、绘画,在朝中设立书画院,搜集散佚的书籍和书画名品。在大金国的达官显贵和布衣百姓的眼中,章宗皇帝一直是位崇尚文化推行仁政的开明天子,可这位万民景仰的圣明天子为何要下这么一道非常不得人心的“限茶令”呢?

    章宗皇帝的“限茶令”在大金国朝野引起一片哗然。要知道大金国人以“肉食者”居多,肉食吃多了就免不了要喝茶除腻化食,现在章宗皇帝却只许极少数的权贵才能享用在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茶叶,岂能不犯众怒?但胳膊拧不过大腿,尽管金人对“限茶令”怨声载道,但当今皇帝的圣旨谁敢不遵? 

    泰和八年(公元1208年)十一月,章宗病死于金中都安福殿,享年41岁,葬于大房山道陵。其叔父卫绍王完颜永济侥幸取得皇位。完颜永济位登九五后,也下了道圣旨表示继承章宗皇帝的“限茶令”。气得背后骂章宗皇帝早死早好的大金国百姓又转而咒骂完颜永济早死早好,想再换个新皇帝来废除“限茶令”。五年后完颜永济驾崩,酷爱饮茶的金宣宗完颜珣(女真名完颜吾睹补)当上了皇帝。大金国的百姓一个个喜笑颜开,奔走相告:这回新皇帝可要下诏废止“限茶令”了! 谁知,完颜珣登基后,不但没有废止先帝的“限茶令”,反而变本加利地地将“限茶令”升级为“禁茶令”。

    金宣宗元光二年(公元1222年),完颜珣又降旨硬性规定五品以上的朝廷命官的府中原本存放的茶叶可以继续饮用,但不得买卖或作为礼物馈赠亲友,违旨者将予以降职、罢官。而五品以下的官史和平民百姓则一律禁止饮茶,如若有人胆敢“犯上饮茶”,则处以监禁或流放,情节严重者(如聚众饮茶和走私茶叶等)则处于“斩立决”甚至灭族。

    话分两头。且说在南宋宁洱县(今普洱县)有一爿字号为“云南第一饼”的茶庄(这家茶庄在大金国设有多家分号),庄主姓濮讳尔。濮氏家族还拥有一座茶山,据说山上的茶树是当年蜀国丞相诸葛亮所种植的大叶种茶,故民间有“武候遗种”的传说。因濮尔拥有上好的“武候遗种”原叶兼之其制茶功夫天下独步,所以濮尔和他的徒儿们不但能煮炼出茗界至味的茶膏,还研制出了“此物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尝”的方形的“濮尔方茶”、碗形的“濮尔沱茶”、圆形的“濮尔饼茶”、心形的“濮尔紧茶”;在濮尔茶系列中又以饼茶最为著名。因濮尔和其徒儿们制出的饼茶举世无双,所以“濮尔饼茶”(官府称其为银生茶)被云南地方官指定为贡茶。这些风味独特有健身提神奇效的饼茶不但深得南宋皇室的酷爱,还深受大金国皇室和王公贵族的“痴情追捧”。

    自从濮尔秘制的饼茶(黑茶)和南宋其他地方产制的名贵绿茶、红茶、等在大金国畅销后,在大金国掀起一阵阵饮茶热,这股愈演愈烈的饮茶热潮也就越来越引起大金国皇帝的不安,于是便先后有了章宗皇帝的“限茶令”和宣宗皇帝的“禁茶令”。

    大金国章宗、宣宗皇帝之所以限茶、禁茶,是因为当时北方几乎不产茶,大金国所购之茶全靠南宋商运,每年大金国用于购茶之资已逾100多万两白银,而此时大金国已由鼎盛时期而转衰,北边的鞑靼和蒙古兵,不断起兵抗金。南宋为收复失土也不断发动对金的战争,导致大金国边患不断。在这大金国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章宗、卫绍王、宣宗皇帝和朝中“有识之识”均认为茶乃“饮食之余”,非“必用之物”。如果大金国再不“居安思危”,仍继续以有用之物(指金钱、兽皮、铜铁器等军用、民用物资)货易茶叶这种“无用之物”,无异于变相资助敌国。如果大金国再“举国饮茶”,则离亡国不远了。

    出于“弃茶强国”的国策考虑,所以大金国自章宗皇帝始,后面的历代帝王均严禁金人饮茶,并逐渐中断了与南宋的茶叶贸易。宣宗皇帝为了杜绝南宋茶商通过走私贩茶到金国,他还派出支个个均武功盖世的别动队潜入云南。在当地内奸的配合下,这批身怀绝技的大金国刺客将濮尔及其67名徒儿诱骗至一处,将其招子(双目)统统取下,并责令其今后永不准秘制色泽乌润的“濮尔茶”(因金人特爱此茶),如此杀一儆百,从此,南宋再无茶商敢走私茶叶到金国;也就从那时起,色泽乌润,香气馥郁,滋味醇厚的“濮尔饼茶”的制作工艺失传了。

(二)普洱茶是这样“变”成的

    苍海桑田,转瞬间就到了大清乾隆年间。大清皇帝虽然是大金国的后代,但乾隆爷在执政时正值盛世,府库充盈,不必奉行老祖宗的“弃茶强国”之道,故国人饮茶之风很盛。乾隆是一个喜欢品茶、鉴茶的皇帝,他几次下江南都专门召见江浙一带的茶农和制茶高手,鼓励他们更好地种茶和制茶。闲话少说。且说濮尔一脉自南宋繁衍到大清乾隆年间已传了21代,且代代均守祖业,以制茶传世(色泽乌润的“濮尔茶”除外)。濮尔的第21代孙叫濮少南,此君制茶技艺虽逊于乃祖濮尔,但在当地也是遐迩闻名的制茶高手。

    这一年,又到了岁贡之时,。濮氏茶庄的茶饼又被普洱府选定为贡茶,于是少庄主濮少南与普洱府千总罗显成一起晋京纳贡。这年天公不作美,春雨绵绵,难得见几个好日头。少庄主濮少南见采摘的青毛茶才晒干五六成,普洱府就派人来催了四五次,他怕误了贡期,便急急忙忙地命制茶师傅压饼、装驮。那年月交通不便利,从普洱到昆明的官道要走十七八天,而从昆明到北京则要三个月的行期。就这样,濮少南和罗千总一行一路上马不停蹄,总算在贡期的前几天赶到了京城。

    濮少南和罗千总一行在京城悦丰客栈住下之后,小心翼翼地打开竹茶篓验茶,糟了!九个茶篓里的茶饼都因霉变而变色了。濮少南和罗千总这下傻了眼。这两位至仁君子思前想后,决定先遣散随从和马夫,再自杀以了断“欺君之罪”。

    就在濮少南和罗千总站在马凳上系绳欲悬梁自尽之时,这一幕被悦丰客栈的店小二撞见,他大呼小叫地喊来众人将濮少南和罗千总救下。

    暂时脱离鬼门关的濮少南和罗千总垂泪向店小二作揖道:“恩人,你能救我俩今天,但我俩明天还是一个死。”“二位客官千万莫说这丧气的话,心里有什么解不开的结不妨讲给大家伙听听,大家伙也好帮二位出出主意。”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下,濮少南才把贡茶霉变之事和盘托出。众人一听这话,全都哑了声。惟有店小二向濮少南讨了点霉变的茶饼,他仔细端详了半天又放在鼻下细嗅。俄倾,他一脸激动地对濮少南和罗千总说:“二位客官,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这霉变的茶已发酵成一种世所罕见的名贵异茶,但小子不敢妄言,烦请二位稍等,我立马请我家老爷来鉴茶。”悦丰客栈的店小二叫朱克平,他虽地位卑微,但却是京都小有名气的茶客。他原本家道小康,只因嗜茶成癖,往往为购名茶而一掷千金,久而久之,便“喝”光了家业。因悦丰客栈的主人乔之光是京城有名的茶博士,谈起古今茶史如数家珍,故京城的老少爷们都称乔老爷为“当代陆羽”。所以朱克平便投在乔老爷门下帮佣。他不图佣金的多寡,只图天天有好茶喝,能经常向乔老爷讨教茶经。

    匆匆赶来的乔老爷见到霉变的茶后,立即两眼放光。他忙切了块茶饼去沏,瞬间,有种尘世间罕有的奇异茶香在室内氤氲…… “因祸得福,因祸得福啊!”乔老爷一扫往日之沉稳,他兴奋地不停地摇晃着濮少南,用己经变调的声音对濮少南说:“濮少爷,你知道吗,你无意中制出了一种已失传几百年的‘濮尔茶’……” 乔老爷打开了话匣子就收不住了,他从大金国皇帝的茶禁一直侃到濮尔和其弟子因秘制奇茶而惨遭“夺目”。在说到“濮尔茶”在金宣宗淫威下工艺失传时,又浊泪纵横,扼腕叹息。末了,乔老爷一抹老泪说:“没想到天怜幽茶,鬼使神差地通过濮少爷又把尘世奇茶——“濮尔茶”“变”回人间。”

    尽管乔老爷给濮少南和罗千总吃了颗定心丸,但当今天子会认可这鬼使神差“变”回人间的“濮尔茶”吗? 这天,正是全国各地贡茶齐聚,斗茶赛茶的吉日,乾隆饶有兴致地看着琳琅满目的各地贡茶。突然间,他眼睛一亮,发现在万茶之中有一种见所末见,闻所未闻的茶饼。茶饼状如三秋之月,汤色红浓明亮,犹如红宝石一般。嗅之,醇厚的异香直沁心脾,品之,绵甜爽滑,回味无穷。乾隆龙颜大悦,回顾左右,连珠炮似地发问: “此茶何名?为何有这般至味?此茶由何府所贡?”太监忙跪下答道:“此茶为云南普洱府所贡,尚无茶名。”“普洱府,普洱府;此等好茶居然无名,那就叫普洱茶吧。”

(三)和珅设局与刘墉搅局

    乾隆在品饮普洱茶后余兴未尽,又吩咐太监将送贡茶进京的濮少南和罗千总唤来,细问此茶是如何制出来的,为何往年不见这种贡茶?濮少南和罗千总不敢在天子面前侃空,便一五一十地将普洱茶“霉变成茶”以及乔之光谈古论今话茶道的“趣闻”细说了一遍。这一下,乾隆更来了兴致,他又命太监赶紧把乔之光叫来。

    乾隆为了让宠臣和珅长长见识,命太监把他传来“陪听”。那天,乔之光口若悬河,纵论天下名茶、名泉,点评古今茶客、茶事,戏说神州茶趣、传说,哄得皇上笑逐颜开。本来这次晋见应有一个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谁知乔之光脑子“一根筋”,在天子面前不懂得变通,因“君前失礼”而惹恼了乾隆爷。

    那天,乾隆在赏赐濮少南、罗显成、乔之光、和珅等人品饮普洱茶时,和珅不失时机地恭维乾隆,他对濮少南说:“幸亏皇上及时为普洱茶赐命,要不然这么好的茶到现在还是无名茶。”乔之光当即指出和珅所言有误,他说,明万历年间已有“普洱茶”之谓(当时普洱府进贡的贡茶均称为‘普洱茶’)。乾隆听了这话,心里老大不快,他不动声色地说:“朕累了,大家都休息去吧。”在众人退下后,乾隆又对恭恭敬敬侧立一旁的和珅说:“和爱卿,你去按排濮少南和罗显成去南馆驿休息,朕还有话要吩咐他俩,你把乔之光送走,朕不想再见他了。”

    乾隆这番话使和珅“悟”出点什么,他灵机一动,对乔之光恨之入骨的和珅决定在乾隆的“口谕”上做文章,置不识眉眼高低的乔之光于死地。和珅在向刑部传达乾隆“口谕”时将“不想再见乔之光”加了个“到”字,变成“不想再见到乔之光”,于是刑部便根据这“口谕”揣摩圣意,将乔之光捕入天牢,处以“斩监候”。

    乔之光被打入天牢的噩耗传到悦丰客栈后,众仆人见主人犯了通天官司,一个个怕受株连,纷纷作鸟兽散,只剩下乔之光妻儿老小在家抱头痛哭。患难见真情,就在乔之光家人五神无主急如热锅之蚁时,店小二朱克平不但没脚底抹油,反而挺身而出,外出为犯了“天条”的老主人搬救兵。 朱克平去请的救命活菩萨是乾隆盛世的著名清官刘墉。因刘墉与乔之光是茶友且知之甚深,故刘墉在接到朱克平求救信后,决定再与老对头和珅斗一斗法。

    刘墉来到天牢,他没有只言片语安慰乔之光,劈头就问:“乔贤弟,你在上路之前还有什么愿望?”乔之光见刘墉都说这样的话了,心想,看来自己是死定了。对于生死,乔之光很坦然,他脱口而出:“文天祥曾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之千古绝唱,乔某不才,只想在归天之前好好地喝一次普洱茶。”刘墉听了这番话未置一词,匆匆离开天牢。

    第二天,刘墉在散早朝时没有立即离开朝堂,而是一副欲言又止,欲退欲留的样子。乾隆看刘墉的模样怪怪的,忙把刘墉叫到一旁,问:“刘爱卿,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刘墉这才把乔之光的“临终遗言”——想再喝一次普洱茶之事说了出来。乾隆闻奏大惊,他虽然有点讨厌乔之光,但乔之光毕竟没有犯死罪呀。乾隆毕竟不是昏君,他可不想干这草菅人命的事让后人说三道四。于是乾隆立即将和珅叫来训了一顿,不用说,乔之光也很快就走出了天牢。

    乾隆在释放乔之光后,又召见了濮少南,鼓励他回云南后务必要研制普洱茶,为发扬光大中华茶文化竭尽全力。濮少南回乡后立即着手开发研制普洱茶。云南地方官在财政和人力上给予全力支持,所以普洱茶越制越好,经过一代代研制、提高,时至今日,终于使普洱茶名扬四海。

作者:radish 录入:radish 
    您一般在哪里喝茶?
  • 自己家中
  • 办公场所
  • 茶社会所
  • 其它场所
  • 江苏省茶文化网(www.jstea.org)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江苏省茶文化学会 苏ICP备11028154号